小霖是hao人

炒鸡咸鱼

旁友来点邪教cp吗pwq想吃这对,求粮
这对意外的非常冷,还有这对该叫啥啊orz

(ps:p1对话框太ooc了把它给糊掉了

这里是一只武当ovo最近和自家华山争论谁攻谁受的问题,别人说他(脸)比我受他还死不承认,一直说要太阳武当,要华武
然后咱就上这来问啦O∀O
(前三张是自家华山截的,后三张是我自己截的,请大家评价一下(´▽`ʃƪ)

上个月摸的鱼🐟
顺便这里是个小透明,有人愿意和咱扩列嘛pwq

刚刚删掉了,改了一下,把画质弄好了点。。
摸鱼,想试试新下的画画软件,也是咱第一次画色块(这个应该算吧
一如既往地认真画了眼睛,但咱这破手机卡得要死不活的,想画得更细致点都不行orz

最近的摸鱼,有点杂_(:3

*这大概是由一个鬼畜视频而产生的脑洞(阿尔家新上任的上司)

*与现实无关

*冷战露米小甜饼

*小学生文笔,ooc注意

       趁着吃午饭的空档阿尔弗雷德偷偷溜出了行政大楼,找了一处自认为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角落,活动着因政事而忙得酸痛的身体,顺便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,处于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,现在他家的新上司才刚刚选举完,繁忙的工作也快要结束了,想到这阿尔弗雷德呼出了一口气,放松一下的感觉不能太棒不是吗。

       但他这样的轻松并未保持太久,白色的围巾划出了一条优美的弧线,熟悉不过的背影令阿尔弗雷德的神经又一次紧绷, 嘴角挂上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微笑, 他未经过任何思考就径直追了上去,接近那人时又慢下脚步,最终在距离他一米多时停下,“喂,蠢熊你到这来做什么?”“呼呼~难道来旅游还要向你汇报吗?”“原来还有人到行政中心来旅游的吗?特别是你,俄/罗/斯。我甚至怀疑你是来盗窃我国机密的。”“我当然想那样做,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。”“。。所以你是来干什么的?”伊万向阿尔弗雷德靠近几步:“你家新选举的上司,他的演讲和采访我可都听过呢,他好像非常喜欢中/国,China、China的不离口呢,我在想啊,到了他正式上任的时候,你会不会也和他一样喜欢上中/国呐?但即使那样我是不会把小耀让给你的。”阿尔弗雷德的笑消失了,他冷漠地垂着眼向上斜看他,平日里明朗的湛蓝眼眸此时却如尖锐的冰碴般刺人:“说完了吗。既然你这么担心你家小耀被抢走,那就把他看紧点啊,我在这里正式地表个态,我,美/国,永远,不会喜欢中/国。你满意了吧。而且如果你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这件事,那么好走不送。”阿尔弗雷德转身要走,却被制止住,被人强制性的转过身,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吻住,熟悉的气息令他沉迷,他们之间的吻不像往日充满了血与较量,温柔得如普通恋人般,不久他们便分开,伊万拥抱着阿尔弗雷德的身体,嘴唇轻轻摩擦着怀中人的耳垂,阿尔弗雷德轻扯着伊万身上的布料,嘴上却嘲笑道:“怎么,想亲热不应该去找你的小耀吗?不看紧他别人会抢走他哦。你可别后悔。”伊万听到这孩子斗气般的话语,嗤嗤地笑了起来 :“阿尔弗是在吃醋吗?”瞬间阿尔弗雷德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起了毛,他的脸红透了,甚至说话都结巴起来:“谁。。谁。。吃醋了。。啊?!伊万。。我。我告诉你。。你。。你这是自做多情!”他大声喊着,并想要推开伊万,可不料被越抱越紧,他的挣扎成了徒劳。伊万高兴得不禁笑出了声:“露西亚好开心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在世界的东方,王耀打了好几个喷嚏。老王表示:???

补习的时候摸的一则小短篇

咱是第一次发咱的文有点紧张之前一直都是在视奸偷窥太太们,但最终还是冒出来辣!希望太太们给咱一些写文的的建议可好?(。・ω・。)ノ♡

这是老师叫咱们用成语造句生成的脑洞

*注!cp是露米,国设注意

          时间是在ww3,美/国战败注意

          ooc肯定有

          与现实没有任何关系      

这是成语:默默无言、威风堂堂、四面八方、四面楚歌

这是咱造的句:四面八方的楚军涌了上来,xx威风堂堂地站在oo面前。眼前四面楚歌的现况使得oo不得不默默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ok的话就开始辣(❁´◡   `❁)*✲゚*

       四面八方的军队涌了上来,俄/罗/斯威风堂堂地站在美/国面前,俄/罗/斯脸上不禁浮现出得意的笑容,只是那双紫色的眼中仍然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他用手指挑起美/国的下巴,意料之中地被那人打到一边,俄/罗/斯也不恼,脸上的笑容甚至更深了,凑近他:“怎么不说话了?这可不是原本那个喧嚣的你啊。你看看你的样子,噢!我亲爱的美/国啊,你曾经的威风都到哪儿去了?”美/国狠狠地剜了他一眼,但眼前四面楚歌的现况使得美/国不得不默默无言,他现在孤身一人(国?),虽说他身为国家,实力自然很强,但也不可能凭自己一人战胜整个军队,更何况眼前这个国家实力原本就与自己不分上下,战争后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与原来相比。

       一滴冷汗顺着他日渐消瘦的脸颊滑下,滴在原本富饶,现却凄凉无比的土地上。湛蓝眼眸中的不甘心几乎要溢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现在,你做好将要属于我的准备了吗?快要消失的美/利/坚/合/众/国大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END♞